2018年广东省传统龙舟公开赛在肇庆市金利镇举行

2019-01-17 04:58:56 财神生活网
编辑:李雅

诸多天骄之中,除了庞扬波那个小鬼之外,其他的天骄,最差也都是已经踏入了真道了,像帝辰,他起步慢,就算如此在十年前他也已经是进入真道级别的小高手了,但是那个时候无名竟然只是后天境界的武者。风龙城一战,早已经传回了虚空学府之中,引得无数年轻一辈的弟子视无名为奋斗的目标,之前无名斩杀泰坦之身的时候,也只是引得诸多人侧目罢了,无论在什么年代,内斗都远远比不上御外要引人注目。这一群人七人,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约莫着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俊朗不凡,龙行虎步,一股超绝的自信体现在他的身上。

“我就直接跟你说了吧!”那身材高大的男子看着他说道,“我们想邀请你入我们的组织!北斗!”不可否认的是,对于现在的无名来说手上的兵器是不是圣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他敢拿一把普通铁剑和拥有圣器的高手斗,但是有圣剑在手,他的《葬剑诀》的威力更会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立法禁止未成年人整容,这个可以有

  整形美容低龄化趋势明显,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在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时增加相应规定,像禁止未成年人进网吧一样禁止美容整形手术,对于违反规定的家长和医疗美容机构进行严惩,让未成年人远离这些风险,更好地健康成长(1月15日《法制日报》)。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一个成年人为了让自己变得漂亮些、给自己的形象带来全新的改变而去整容,或许能给自己的事业带来帮助,这无可厚非。问题是,随着整形美容行业的迅速发展,铺天盖地的整形美容广告也随之而来,再加上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过分夸大整容的效果,整形美容不仅令成年人趋之若鹜,也诱惑着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让他们心驰神往。现实是,越来越多未成年人加入整容大军,促使整个社会整形的低龄化趋势愈演愈烈。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考虑,理应加以规范乃至禁止。

  首先,纯粹美容性质的整容有害未成年人的身体健康。据专家分析,未成年人由于身体还未发育成熟,骨骼尚未完全定型,根本不适宜这类整容。如隆鼻手术的适合年龄,女孩大致在17至18岁,男孩17至19岁,如果过早进行注射隆鼻微整形有可能影响鼻骨本身的发育,因此,隆鼻手术对青少年应列为禁忌。医生建议做“假体隆胸手术”的女性也要在20岁以后才能进行,因为女性20岁以后乳房才算发育完全。至于吸脂手术更加不适宜未成年人:一方面术后效果不易维持,另一方面手术本身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有危害,对于身体尚处在发育阶段的少女来说,吸脂手术可能会影响其正常的内分泌,造成身体诸多不适。

  其次,纯粹美容性质的整容不利于未成年人心理健康发展。未成年人的心理状态往往不够成熟,阅历不够,意志相对来说比较薄弱,也不够理智,不能正确地对待和理解纯粹美容性质的整容的真实内涵,他们认为整容只是给自己打造一个漂亮的外表,这是虚荣心作祟的表现。如果成功了,对他们可能不是一件坏事,而一旦整容失败,那将给他们的心理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害和负担,造成终身的遗憾,那可就蚀财毁容又摧毁内心,得不偿失了。

  最后,通过立法禁止整容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如今美容商为了牟取暴利,在街头巷尾张贴广告,极力宣传美容效果:“一朝整容,美丽一生”“整容点点,自信满满”,鼓动甚至引诱未成年人整容和文身。因为心智不成熟,未成年人也容易受人引诱,盲目跟风,模仿成人。于此种种,理应用法律警示和保护未成年人。从世界范围来看,一些国家或地区也出台了相关限制性规定:在美国,许多州都要求整容者必须是18岁以上的成年人;澳大利亚整容师协会要求,严禁18岁以下人群接受整容手术,给未成年人做吸脂或隆唇等整容手术的整容师可能面临两年牢狱之灾;我国台湾地区2005年就规定,帮未满18岁青少年文身或穿洞将触犯民法,除了家长可对业者提出索赔,触犯刑法的,还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林日新

当然,圣境和半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概念,打造一个圣境级别的傀儡所需要的资源比起半圣要多许多倍,就算没办法全部都打造成圣境,只要有十分之一成圣境,那就极为恐怖了,上百圣境高手足以将任何大军摧毁。“滚开,这株明心古树是长生天赐予我们的!”宇文弘昼怒吼连连,脸色都变的异常的难看,本来他是第一个到来的,完全可以抓走明心古树之后就可以撤走,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但是结果却演变成了这种大混战的场面,要说心里憋屈他才是最为憋屈的那一个……

  ■本报首席记者 范昕

  实习生 雷钰

  借名人名言抒情言志,是人们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然而近期,这一方式屡遭质疑,马思纯、靳东、井柏然等明星相继成为“假语录”的代言人,引发网友热议。

  被篡改、杜撰的名人名言在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下,已然形成“假语录满天飞”之势。大众频频让名人代言的心态值得深味。更需要引起关注的是,“假语录”备受追捧与“真名言”遭遇冷落这两种现象之间形成的反差。

  活跃在朋友圈的名人“漂亮话”,张冠李戴不在少数

  日前,演员马思纯因晒出对于张爱玲《第一炉香》一知半解式的离题读后感,而被网友发现其几次三番错用张爱玲语录。一时间,网络上掀起一股名人语录打假风。诸如“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人生太长,我们怕寂寞,人生太短,我们怕来不及”“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等深情款款又措辞精致的短句,都是网友们纠出的张爱玲高频“假语录”。这些年,何止张爱玲“躺枪”,鲁迅、杨绛、林徽因、莫言、麦家等现当代文学史上的不少名家都“难逃此劫”DD活跃在朋友圈打着他们名号的“漂亮话”,真有很多张冠李戴。

  2016年杨绛辞世后,人们在朋友圈争相转发“杨绛语录”以表缅怀之情。其中,很多人转发的都是这样一句:“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美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后经人民文学出版社出面辟谣,人们才知道,所谓“杨绛语录”,出自一篇手写体的《百岁感言》,其文句多半是由网友仿造而成。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也曾因“山寨鸡汤”上热搜DD一句“我敬佩两种人:年轻时,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富裕时,陪女人过好日子的男人”傍上了他。这引得莫言本人哭笑不得地感慨,此话“理不糙,可我也想知道这是谁写的”。

  假借名人之口熬制的鸡汤,实则一剂“精神鸦片”

  若将“假语录”与“真名言”相比,不难发现,前者在后者的基础上,进行了“保留文体、注入鸡汤、仿写加工、假借名人”等数道工序的改造。在语词的包装下,“假语录”仿佛优雅了许多,实质上却是鸡汤附体,不过一剂“精神鸦片”。

  有人指出,傍名人的假语录之所以深入人心,很大程度上正得益于心灵鸡汤内核的迷惑性。对于这种迷惑性,英国临床心理学家史蒂芬?布莱尔思曾在《不靠谱的伪心理学:破解心理呓语的迷思》一书中指出。他认为,心灵鸡汤这样的励志心理学,不过是人们面对复杂现代社会所找到的一种删繁就简的方法,它轻描淡写地把意见、意识和可靠的事实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给读者一种强大的自我安慰。

  而假借名人之口熬制的鸡汤,更令其得以实现广泛传播。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魏泉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研究包括“假语录”在内的“谣言体”。她说,在很多人眼中,名人的言语具有不可辩驳的引导力量。惰性而不严谨的思维使得他们不愿耗时耗力辨别言论本身的真假,甘愿让自己的头脑成为他人思想的跑马场,转发引用只为抒发一时之情感。西班牙作家恩里克?比拉-马塔斯曾笑言:“有时候想出一句妙句,但是从我嘴里说出没有分量,就假装这是莎士比亚说的,大家都觉得这果然是一句妙句然后广为传播。”

  转发语录不如经由阅读养成内心的“雅”

  为什么鸡汤附体、名人加持的“假语录”夺得了大众的心,断章取义、经多次加工的“新文艺腔”颇为流行,而很多“真名言”以及文学经典备受冷落?在魏泉看来,“假语录”与“真名言”之间形成的这种反差尤其值得人们深思。

  有人指出,真正的名人名言或许平正朴实,甚至看似其貌不扬,却会带来一种思维的乐趣。比如,杨绛行文质朴,带有理性的智慧,不像鸡汤文那样不着边际;张爱玲则最擅长将虱子从华美的袍子里翻出来,其文学、人生态度简直与心灵鸡汤背道而驰。

  在大众有些尴尬的阅读趣味背后,掩藏着文学日渐边缘化的趋势。文学的边缘化与网络时代的到来不无关联,但大众趣味的提升则可以通过回归经典原著来实现。在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教授看来,阅读文学经典对读者而言,是一种训练。这种训练有助于提高读者对文学语言和文学美感的感受能力与把握能力,进而发现和洞见人性的丰富性,使自己的内心世界丰富起来,滋润起来。经由阅读、思考积淀而来的“雅”,是盲目转发所谓名人语录难以取代的。

这三百玄甲精骑迸溅出了无与伦比的威力,凝聚成了一体,直接在上空凝结了一把长戈,瞬间朝着帝辰斩落了下去。“世事难料,我们也只能是见招拆招了!”无名随即回道。不像是这个《冥灵血皇功》,修炼起来速度极快,但是问题在于有很多后患,因为很多能量都是强行吞噬下去的,修炼到后面,极容易动不动就爆体而亡,越到后面就越危险,所以必须有种种手段来压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