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个室内空气自然生态再造系统研发获成功

2019-01-17 05:08:15 财神生活网
编辑:金车美人

似乎是脚步声传来,让本来对峙的一人一妖瞬间寒毛直竖,预感极大的凶险在临近。沉浸在师弟病情当中的杨立,也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已经突破淬体武修3级的他,加上身具小团紫气,神魂强大无比,他一下便听到了快速接近这里的异响。“啊.....啊......”

独远听此,当即道“哈,哈哈......说得也是...对了.....明天一别...孤月她......?”这个高度的植物种类已是稀薄了许多,不过也就是寥寥十余种而已,他很快就再次掏出了中心镇药房的图册,细细比对了起来。

  面对三大巨变,乡村治理走向何方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乡村治理是其中重要一环。乡村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常住人口占比仍然很高,还在于2.8亿农民工以及城市户籍人口与乡村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仅在于直接和间接的人口比重,还在于乡村社会结构的复杂性,及其对全社会稳定的压舱石作用。

  乡村社会遭遇治理困境

  乡村治理在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中具有重要作用,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乡村正在发生改变,转型与治理困境正困扰着乡村社会。

  首先表现在乡村的主体正在发生新的变化:部分村精英流失,部分村外来人口增加、甚至比例“倒挂”,农民找不到村干部,农村社会人口结构正发生着巨大调整。

  乡村治理的对象也发生了新的改变:村务的内涵与外延从过去“要粮、要钱、要命”,转变为土地和农房如何流转、村庄环境如何治理、集体资产以及补贴如何分配等新问题。

  由此带来新的治理困境,基层干部在工作中发现,“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不会用,硬办法不能用、软办法不顶用”,并由此引发诸多矛盾。在许多村民眼中,“中央领导是圣人、省里领导是好人、市里领导是忙人、县里领导是坏人、镇里领导是敌人、村里领导是仇人”。

1月1日,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镇金江村、大寨村等民族村寨雪后美景如画。连日来,龙胜各族自治县普降瑞雪,洁白的冰雪把当地的民族村寨装扮成一幅幅美丽的乡村图景。图为大寨村雪景。潘志祥 摄
1月1日,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镇金江村、大寨村等民族村寨雪后美景如画。连日来,龙胜各族自治县普降瑞雪,洁白的冰雪把当地的民族村寨装扮成一幅幅美丽的乡村图景。图为大寨村雪景。潘志祥 摄

  三大变化影响乡村治理

  乡村治理为何会出现这些变化?是什么影响着乡村治理?

  第一,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正发生历史性变化。

  改革开放初期,土地所有权跟土地承包经营权分离,把农民从集体统一劳动、统一分配的体制中解放出来,农民获得了自由劳动的时间。如今的“三权分置”则是把农民从“家家包地、户户种田”的情况下解放出来,让农民可以自由支配劳动时间,为农民市民化提供了制度基础。

  第二,农民与国家的关系也发生着历史性变化。

  在农业产业政策方面,实现了从“索取”到“给予”的根本性转变:农民曾长期通过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为国家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2004年以后国家实行了粮食最低收购价等价格支持政策;农民曾长期为农业生产经营活动缴纳农业税,2004年起实行种粮农民直接补贴等多种补贴政策。另外,党的十六大以后,根据统筹城乡发展的新理念,我国不断地推出了新农合制度、农村义务教育制度、农村低保制度、新农保制度等。这些制度的实施,让农民跟国家的关系发生变化,实质上是把农业从工业化原始积累者的角色中解放出来,把农民从非国民待遇的地位中解放出来。

  第三,农民与村社共同体的关系发生历史性变化。

  我国早期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户成为独立的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在农村经济社会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大大提高,村组集体虽然还要不同程度地承担集体公益事业,但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已不适应时代的需要。所以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就开始改革,到1983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废除人民公社,成立乡一级人民政府。这一改革的核心是实行“乡政村治”的治理新体制。这个体制在过去30多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未来,这个体制还将发挥巨大作用。

  由“三治”结合而至乡村善治

  面对上述正在发生的巨变,乡村善治如何实现?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那么,自治、法治、德治,各自需要如何去完善?相互又应怎么去结合?

  完善村民自治的核心是顺应自治功能的变化。具体而言,就是应推动村党组织书记通过选举担任村委会主任;全面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推行村级事务阳光工程,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推动乡村治理重心下移,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下放到基层,继续开展以村民小组或自然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工作;大力培育服务性、公益性、互助性农村社会组织,积极开展农村社会工作和志愿服务,发挥新乡贤作用。

  另外还要看到,完善村民自治的难点是推进集体产权治理改革。从长远看,集体经济组织承担着很多公共产品的职能,应该交给政府;集体经济组织也承担着很多村民自治的功能,应该剥离出来交给村民自治组织。通过这两个剥离,把集体经济组织变为一个纯粹的市场主体,这是改革的方向。

  建设法治乡村的关键是要有良法可依。我们要树立依法治村、依法治乡的理念。从干部的角度讲,是要依法行政;从农民的角度讲,是要遵法、守法、学法、用法。

  当然,重视法治,有一个前提是要有良法可依。现在的农业法、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土地管理法等一系列法律都需要修改(2018年底,农村土地承包法部分条款已进行修订,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也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还有新的法律空白需要填补,如乡村振兴促进法、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等。

  另外,要提升乡村德治水平。如果德治深入人心,村民就能形成牢固的共同价值观,在一些事情上容易达成共识,从而大大降低法治的成本,这是德治的奥妙所在。

  建议深入挖掘乡村熟人社会蕴含的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进行创新;开展好媳妇、好儿女、好公婆等评选表彰活动,开展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医生、村官、家庭等活动;深入宣传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的典型事迹,弘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三治”相结合,是乡村振兴很重要的内容,也是实现乡村有效治理很重要的思路。需要注意的是,在结合时要把握好自治、法治、德治的边界,自治为基、法治为本、德治为先,自治、法治、德治各有各的适用范围。(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 叶兴庆)

“呵呵,那此事就有劳老管家妥善办理了,嗯……老管家,你可知此物是什么吗?”石暴微微一笑,冲着石府管家点了点头,又从布袋之中取出一团白色物事,递向了石府管家。杨立坐在老树人跟前,顶着一头的斑驳树影,静静的等待着老实人的再次说话。

  声音的战场 15年来从未停歇

  《即刻电音》:更专更洋更包容

  ◎何天平

  蹦迪、打碟、社会摇……这些熟悉的名词都是普通人理解电音的线索。《即刻电音》的价值在于让电子音乐作为一种独立、完整、有态度的音乐表达,被更多人所了解,在“抖腿”和“土嗨”之外找到新的空间。

  某种意义上,音乐综艺可能是国人消费力最旺盛的文娱节目。在过去十余年间,没有什么比音乐综艺更老少咸宜。加之中国的音乐种类丰富,为此类节目的开掘提供了无限宝藏。这一点似乎适用于全世界,有一个显著的趋势,不同国别、地域音乐的交叉融合,促使音乐节目成为立足本土、面向国际传播的重要流行文化载体。

  2018年,中国的音乐综艺开始出现全面转向,“垂类节目”DD即细分题材的节目DD崭露头角,发展到这个阶段,需要细分题材才能够应对创新的需求,同时受众的审美选择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中国有嘻哈》在2017年成功试水,加速推进了圈层音乐文化转化为综艺节目。直到去年年末,真正意义上的一档电音节目《即刻电音》诞生,新一轮音乐综艺的升级似乎正在发生。

  中国音乐类综艺节目的探索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80年代的“青歌赛”、“卡西欧”杯家庭演唱大奖赛等都是先行者。但真正掀起风暴唤起全民,还得从2004年的《超级女声》算起。此后的15年间,音乐综艺发展方兴未艾,动辄引发“狂欢”。

  《超级女声》最火是在第二届的2005年。以李宇春等为代表的平民偶像崛起,让人们看到音乐综艺创造的无限可能。“草根成名+全民参与”,音乐不再是仅供阅听的美学感受,更是全民娱乐。另一个加速器是2012年引进国外模式的《中国好声音》,此前被选秀属性反复消耗的音乐综艺迎来了回归音乐本位的一次升级。

  在那之后,受到海外模式的影响,一大批创新形态的音乐综艺开始涌现:《我是歌手》《蒙面歌王》《我想和你唱》《梦想的声音》等节目各异,有的沿用选秀传统,有的采纳竞演形式;有的聚焦素人,有的拓展着“星素结合”。15年里,“声音的战场”从未偃旗息鼓,有数据显示,最鼎盛的2013年有多达13档音乐综艺同时亮相暑期档。热闹从未断裂,可“狂欢”之下必有疲软。

  有人评价今天的音乐综艺已到了这样的节点:“音乐不重要,重要的是玩法。”如同每一次升级过后的节目同质化浪潮都势必带来瓶颈,节目仅靠“玩法”创新已然不足以满足观众的期待。过去两年的题材开拓,我们也看到了嘻哈、街舞等全球青年文化崭露头角,在节目化的过程中或偶然或必然地“出圈”(打破圈层效应),成为爆款。这为原本就积累下了庞大受众基础的音乐综艺带来了更丰富的想象:拐点之下,还有哪些真正的音乐内容增长点?

  囿于社会历史的特殊性,加之包括民间在内的本土音乐形态过于纷繁,中国与世界潮流音乐的接轨呈现出一种显著的滞后性。发轫于上世纪40年代的电子音乐,直到40年后才在中国落地。

  落地后风靡于迪厅的电子音乐,在中国广大百姓的最初印象是抖腿、土嗨。电音没有太多歌词,消弭了语言差异可能造成的屏障,更多聚焦于节奏以及对节奏的制作,加上对传统电子舞曲的结构进行的再创作,给听者创造出更多审美的快感,情感体验更鲜明。于是乎,更多普通听众便将这种“不明觉厉”的音乐形态跟他们所能认知的场景关联到一起DD蹦迪、打碟、社会摇……这些熟悉的名词都成为普通人理解电音的线索。因此,推广电音节目很可能让普通观众的心中首先联想到的是《午夜DJ》。

  《即刻电音》的价值或许就在这里:让电子音乐作为一种独立的、完整的、有态度的音乐表达这一事实,被更大多数人所了解,在“抖腿”和“土嗨”之外找到新的空间。《即刻电音》的特邀主理人Alan Walker作为全球知名电音制作人,在节目中改编了自己一手打造的电音神曲《faded》,让这种音乐形态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很“高级”的模样。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听电音的群体已达2.86亿,刚刚过去的2018年这一数据或达3.5亿,还有人预测今年的规模将突破4亿。可观的数据背后,是中国流行音乐市场对国际化的音乐流派、类型的更高兼容度,包括现实中快速成长的电音厂牌、电音节,作为细分领域的电子音乐正表现出更强的市场卷入度和对年轻人强烈的吸附效应。

  有了对节奏、制作、态度等特质的准确认识,《即刻电音》这样的节目创新才能跳出抖腿、土嗨的窠臼,向着专业层面的更深度拓展。事实上,在腾讯视频推出《即刻电音》前,早已有先行者跃跃欲试。两年前曾有一档对准电子音乐进行再创作的节目,虽然野心十足却最终反响平平。让电音走向大众化,这是难点。

  在这一点上,《即刻电音》的调性显然更明确。小众音乐市场多年来普及难、传播难,节目首先想要改变的就是这一困境。在最终的呈现中,我们看到节目对电子音乐类别更包容的标签,主理人和选手更多元的专业探讨,选曲和编曲兼顾普通观众的审美,厘清电音原理和特征。相比其他音乐品类,注重律动、节奏既是一个创作难点,也是一个创新亮点。显而易见,这些尝试都有益于电音通过节目化走出圈子,增加大众影响力。

  相比海外市场对电子音乐的熟稔度,要打造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电音节目需要从“定义”这个基础工作开始。《即刻电音》值得称道的一点也在于“先纠偏、再培养”的递进,没有冒进着立刻改头换面,而是有耐心地从普及走向传播。

  纵观今年各卫视和平台的编播计划,更多电音节目都箭在弦上,如果能够顺利上线,势必会继续开拓这一“垂类节目”的更广泛影响力。而这些,都会在《即刻电音》撕开的口子里继续往下扎根。

石暴此番再入流金山脉深处,目的简单至极。“禀告家主,暂无有效线索出现。”阿诚一脸愧疚之色,说话之时,显得颇有些尴尬之态。“呜呜,独远,姐姐教你法术,你不会,教你这样那样,你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