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2天猛吃5斤李子“中毒”

2019-01-21 16:07:44 财神生活网
编辑:荆冬倩

“听说蜀山仙剑派这次前来的是三位蜀山的弟子!”现在形势倒转,以血魔老祖的实力,哪怕以秘术将境界压制在了谛视期,但是依然可以展现出羽化期强者的神通,光是这一点,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帝都开阔之道,三道身影惊现,为首一位负剑白衣少年,剑眉星目,英俊无比,举手投足之间霸气浮云,尽显狂妄。

远处,红发披头散乱,道道血痕的暴兴再次吃惊道“你......是谁,你是什么人?”姜遇抬头望了一眼,眸子清澈,黑发自然散落双肩,显得神采俊逸,无论是谁都不会想到这样一名少年就是不久前凶威滔天的杀神。

  温州推进民办教育改革DD
  培育更多的优质教育资源(深聚焦)

  敢于探索、勇于创新是温州人的一张名片!的确,就中国民办教育来看,也是温州人率先“吃螃蟹”。

  从1980年浙江温州出现全国第一个家庭幼儿班迄今,温州的民办教育,无论是办学模式还是管理政策,都在全国起了示范作用。据统计,目前,温州民办学校已达1383所,在校生45.8万人,承担了全市近1/3的教育任务。

  温州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郑建海说: “温州作为民办教育综合改革的先行探路者,坚持公益属性与市场方向兼顾、精准扶持与规范管理并举,创新社会力量投资办学机制体制,推进民办教育优质、品牌、特色发展,满足了人民群众‘上好学’的需求。”

  创新思路DD

  大社会办大教育

  温州民间办学,是逼出来的。

  “义利并举”是永嘉学派的特点,“尊师重教”一直是温州的传统。然而, 改革开放初期的温州,远非现在可比DD“七山二水一分田”,又长期定位是海防前哨,公共财力薄弱得很。想兴办教育?捉襟见肘啊!

  怎么办?敢为人先的温州人开始了探索:

  1980年乐清高中毕业生高淑双腾出自家住房,向社会招收18名幼儿,于是全国第一个家庭幼儿班诞生;1984年,文成知青李道銮,靠自筹集资和政府补助创办了求知中学;1985年,筹建中的温州大学向社会发行“三元券”,成功募齐办学资金……

  善于吸收群众智慧的温州市政府,因势利导,推出了“保中间、带两头、活全局”全新教改思路。

  何为“保中间”?将主要的公共教育资源放在义务教育上。何为 “带两头”?将高中段和学前教育放手让社会资本进入。如此,“小财政办大教育”的窘境立马转变为“大社会办大教育”的活棋。

  创新机制DD

  不断突破天花板

  如何让民间办学不断壮大?温州从改革中找出路。

  1993年,温州在全省率先出台《温州市社会力量办学暂行规定》,给予民办教育6个“允许”:即允许按成本收费,允许学生家长捐资,允许投资者适时取回本金和利息,允许自主招聘教师,允许接收毕业生,允许自定教师待遇。

  6个“允许”带来了什么?

  高中毕业后,杨爱绿在萧江第一中心小学附属幼儿园任教。看着阴暗潮湿的小教室里挤满了孩子,萌生了“改变”的想法。1987年2月,她和14个姐妹集资创办了萧江镇中心幼儿园。有了6个“允许”支撑,她的“爱绿”幼儿园越办越多,如今已成为拥有45家幼儿园的教育集团,遍布全国6个省市、12个地区。而“育英系”用短短5年时间,完成小学到高职的全面覆盖;新纪元、心桥等民办教育品牌一个个冒了出来……

  温州经验被写入了1997年国家《社会力量办学条例》之中。

  不过,温州的民办教育也遭遇过“成长的烦恼”: 竞争日益激烈,政策壁垒难以突破……许多民办学校投资人开始感到迷茫。

  温州教改何去何从?温州市委、市政府继续从改革中找动力。2011年11月,推出民办教育“1+9”政策:清理各种歧视性政策,破除师资、产权、税费等方面的障碍壁垒;同时,在法人属性、财政扶持、教师保障等方面的改革中寻求突破,为民办教育开出了一张张“通行证”。

  这些措施,霎时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随后,温州在民办教育改革方面不断拓新:“分类管理”DD民办学校按照营利性、非营利性分类登记,使得民办学校在享受土地、税收等优惠时不再面临身份的尴尬;“公办委托民办”DD使公、民办教育优势互补得到充分发挥;“新政38条”DD从建立健全办学机制、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加大财政支持和要素保障力度等方面,为温州新一轮民间办学装上“发动机”……

  创新品牌DD

  提供优质教育服务

  当然,这种“办学主体多元化、办学形式多样化、办学质量品牌化”的教育改革,最受益的是老百姓。

  多元发展,必定是优胜劣汰。从1997年至2017年,全市各级各类民办学校、幼儿园从2418所减少到1383所,学校数少了1035所,但在校生人数从15.2万增加到45.8万,办学质量和效益得到很大的提升。

  多元化发展,也使公办学校感到了竞争的压力。各个学校为增强竞争力,千方百计创新品牌。

  创出品牌,必须殚精竭虑提高教学质量,必须想方设法增加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据统计,截至目前,仅各民办学校就引进市外高级职称教师、特级教师、省名师名校长643人。这样的竞争,能不带动全市教育质量整体提升吗?

  为培育更多的优质教育资源,温州还通过“建起来,走出去,引进来”三管齐下,做大做强教育品牌。目前,已成功组建爱绿、心桥、实艺、小童洲、早培、东方等十二大教育集团。与此同时,上海新纪元、江苏翔宇、上海协和、北京新东方等一批国内外知名教育集团或品牌相继落户温州……

  有了多元化的就学选择,享受到了更优质的教育服务,温州的老百姓能不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延伸阅读:

  民办教育复苏于上世纪80年代,民办高等教育是最早的“试水者”,随后民办职业类学校、民办学历制学校及幼儿园陆续出现。

  1997年7月,《社会力量办学条例》出台,提出社会力量办学是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

  2002年12月,《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颁布,中国民办教育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条例。

  2017年1月,国务院颁布《国务院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对民办教育实行非营利性和营利性的分类管理。

  2017年9月,修改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为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王慧敏 顾 春

王慧敏 顾 春

不少人皱眉,这具古尸来历神秘,论实力绝对不会弱于祖圣之地的天骄,不少人对他敬而远之,不敢招惹这尊杀神,有人甚至怀疑,这并非同代修士,很可能是一尊老古董,因为某种原因境界跌落了下来。只觉得这是一股土的法则在作用,犹如是一座山脉从天而降一般,要将他压死。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所有人都惊悚,终于意识到了血魔老祖的强大,这哪是一名谛视期修士,至少都已经踏进羽化期一境了,举手投足间大道共鸣,空间牢笼垂落,强大到令人窒息。一个宗门能否传承千秋万代,就看年轻一辈的表现了,尤其是对一元宗这样传承了无数年的宗门来说就更是如此了,在其他宗门这十几年内都有杰出弟子诞生的情况下,只有一元宗看起来,虽然天才也出了不少,但是却没有能和八皇子等人真正抗衡的存在,即便是被视为希望的罗凡虽然算得上是出色,但是和这几个人相比明眼人一看都能看的出差距。“快杀进去,不要让这乱臣贼子跑了!”不过却也就在此刻,阳景宫那兵戎激战之处,一位狱空门之徒目**光,此人,不亏是这些狱空门弟子之中的头目,混战之中居然是带领手下数位狱空门的弟子冲杀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