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神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电影 > 正文

商务部:中欧将于近期举行第18轮投资协定谈判

2019-03-21 18:19:46 | 财神生活网

寂静平原是冥界地狱中心城市的靠近边缘,也是荒野密集的光谱平原之一,以丘陵山岭为多,在忘川河广阔的边缘之内,大部分的地方洼地丛生,昔日四下轻风四起,阴风索索,还有跳动鬼影及冥界的一些星罗战场的驻地。“这里到底是什么仙宝,不行的话先撤了吧?”张天凌感到不安,心生退意。“青龙派动手了!青龙派动手了!”

这是一处神秘之地,完全与外界隔离,空气极为稀薄,普通人恐怕都会在这里窒息,姜遇扫了一眼,顿时变色。“这里的妖兽怎么会这么强大!”无名惊讶不已,遂说道,这头怪鸟虽然被他一巴掌拍死,但是也绝对是一个真道大圆满境界的怪物。

  @党员干部 实话实说 到底有多重要?

  思响哥荐:

  近日,新修订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发布。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什么样的干部才能被选拔任用。思响哥注意到,选拔任用条件中有这么一条:讲实话,办实事,求实效。

  实话实说,可以说是一个党员干部对党忠诚的第一道“关卡”。时下,却有这样一些领导干部,人前人后,总喜欢滔滔不绝、高谈阔论,官话、套话不离嘴,要不就是看人下菜,真话不敢讲,虚话一大筐。更有甚者,明里讲得冠冕堂皇,表现得大气凛然,暗里却妄议党中央,包藏祸心。对于这样的人,必须用规矩“规”住,用纪律“套”牢!

  来源 | 人民论坛杂志3月上及人民论坛网(rmltwz)

  作者 |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导唐任伍

  实话实说是对党忠诚的基本要求

  实话实说是一个党员干部对党忠诚的第一道“关卡”,假设党内领导干部不敢和不愿实话实说,“两面派”“两面人”盛行,就会让人们在实话面前望而却步,就会滋生出各种问题

  《中国共产党党章》明确规定,“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党忠诚老实,言行一致”“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是每一个党员应尽的义务。对党忠诚就是要坚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动摇,在思想、理念和行动上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真心诚意,没有二心。首要标志就是要对党言行一致。

  一些党员干部,在大会小会上说对党忠诚、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嘴巴上喊口号喊得震天响,似乎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是党的人;私下里却阳奉阴违,说一套做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这种欺骗党、欺骗组织的做法,显然不是“忠诚”,而是“大奸”。

  实话实说,既是对党忠诚的基本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先进性和政治品格的必备条件,更是共产党员道德修养和践行党的实事求是作风的具体表现。实话实说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指敢于坚持原则,摒弃私心杂念,向党如实、全面、准确地汇报自己所做的一切,既不夸大成绩,也不回避失误、掩盖矛盾,有一说一,不因私情和面子而有所顾忌、躲躲闪闪,做对党忠诚实话实说的老实人。

  广大党员坚持实话实说,就可以使党的决策层能够获得更多的真实情况,集中各方面的智慧,从而正确决策,推动党的各项事业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行。如果说假话,提供的情况与实际不符,或是错误的、夸张的、甚至是子虚乌有的,就必然会影响党的决策和党的事业发展,更谈不上对党的忠诚。正因为如此,党的十九大报告就提出,要“坚持说实话、谋实事、出实招、求实效”。

  实话实说,是铸造中国共产党这个世界上第一大政党的凝聚力、战斗力和影响力的关键所在。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中国共产党最讲“认真”,实话实说是一个党员干部对党忠诚的第一道“关卡”,假设党内领导干部不敢和不愿实话实说,“两面派”“两面人”盛行,口是心非、弄虚作假、虚报浮夸、隐瞒实情、报喜不报忧成风,就会形成“万马齐喑”“说实话者吃亏,说假话者受益”的恶劣生态和逆向效应,就会让人们在实话面前望而却步,就会滋生出各种问题,败坏党的威信,危害党的整个肌体,使党失去人民的信任,甚至丢掉执政地位。

  实话实说,是传承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的重要手段,是营造既严肃紧张又团结活泼的党风的重要手段。光明正大、虚怀若谷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品格,中国共产党在其成长过程中,创造出了一种人人敢说话、说实话的有利环境、良好生态,使讲真话、说实话成为共产党人的一种高尚品格,实话实说形成一种触目可及、人人践行的自觉习惯。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种优良作风,使得广大党员生活、工作在这样的环境中,既能正视自己存在的缺点和错误,自觉地开展自我批评,同时又能互相之间扯扯袖子、咬咬耳朵,交交心,红红脸,避免犯大错误和出现大失误,从而心情舒畅。否则的话,就会形成一种要么趋利避害、噤若寒蝉的气氛,要么阿谀奉承、无关痛痒的庸俗,纯洁、正常的党内同志关系就无法得到建立。

  实话实说是检验党员干部是否对党忠诚的试金石

  真正的对党忠诚,不是看表态有多快、调门有多高、话说得有多漂亮,而是要实实在在地贯彻在思想上、体现在行动上、落实到工作上

  对党忠诚要求对党无话不说、实话实说。正如邓小平同志曾指出:“一个自觉的革命者无论何时何地,在何种情况下,都要做到忠诚老实,对党要忠诚,要老老实实地说话,老老实实地办事,老老实实地做人。”陈云同志在《党员对党要忠实》一文中提出:“我们共产党是言行一致的政党,而且只有共产党才能言行一致。我们共产党内也不允许有对党言行不一致的党员,不允许任何党员对党讲一句假话。”因此,正确处理好对党忠诚与实话实说的关系,意义重大。

  对党忠诚与实话实说、敢于提不同意见,二者是相互联系、内在统一的有机体。对每一个共产党员特别是党员干部来说,对党忠诚是首要的、第一位的,既关系到党的事业和人民福祉,也关系到个人的政治生命和前途;只有对党忠诚,认真履行党章义务,才具备实话实说的修为和基础,才能做到实话实说;只有实话实说,敢于提出不同意见,才能体现出党员干部讲党性、说党话的忠诚之心。

  首先,对党忠诚就要对党具有一颗赤子之心。这种忠诚是一心一意的,而不是三心二意的,这就意味着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都要把加强党性修养放在第一位,戒除私心,胸怀坦荡,向党交真心,讲真话,道真情,诸如如实申报填写个人婚姻、出国(境)、收入、房产、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方面的有关事项,自觉接受党组织的监督,就是对党忠诚老实的具体表现。

  每一个党员必须真正做到里里外外一个样、人前人后一个样、台上台下一个样,要摒弃所谓“生存法则”“厚黑学”等庸俗哲学,对组织不隐瞒真实想法和真实情况,对领导敢提中肯意见,对同志有话说在当面,表里如一、言行一致、实事求是。而那些见人说好话、见鬼说鬼话的“两面派”“投机分子”,万事从一己私利出发,对党是“假忠诚”“伪忠诚”的人,只能是党的健康肌体的“蠹虫”。

  其次,对党忠诚并不意味着盲从。对党忠诚意味着对党要诚信、尽职和无条件服从,不能打折扣、讲条件或推三阻四。但当对党的方针、政策和主张暂时不理解的时候,也不能唯唯诺诺,盲目服从,而是要敢于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并通过正常的渠道,光明正大地向组织把自己的想法和见解提出来,反映上去。

  当自己的意见暂时没有被党组织接受或采纳时,并不表明党组织对自己不重视,而是要一如既往保持自身的坦荡;一旦党组织形成与自己意见相左的正式决议后,作为有不同意见的个体,必须无条件、不折不扣地执行,决不能将个人的意见和意气带到工作中去,更不能以消极的态度进行抵触或敷衍。

  当然,提不同意见、实话实说不是不讲究说话的方式方法,而是要注意环境场合,注意表达方式和语言情绪,要认识到“忠言顺耳”更利于行,不仅要有敢说实说的态度,还要有会说能说的智慧,实事求是不说片面话,尊重他人不说过头话,心平气和不说情绪话,真实反映情况,正确发表意见。

  最后,对党忠诚不是对某个人的忠诚。对党忠诚并不是指对某个人的忠诚,更不是无原则地迎合某个领导、搞人身依附。对待领导要做到尊重不恭维、服从不盲从、补台不拆台、依靠而不依赖,坚决抵制人际关系庸俗化,不让江湖习气在党内滋长漫延。

  真正的对党忠诚指的是对党组织的忠诚,具体来讲就是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和党的核心的忠诚。党中央的核心是在斗争中经过锻炼、被广大人民群众公认的得到人民群众拥护的领袖,只有维护这个核心、看齐追随这个核心,才能凝聚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意志,形成强大的信仰感召力、组织动员力和不断开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力量。

  用制度融实话实说于党的忠诚中

  用规矩“规”住,用纪律“套”牢“两面人”,用制度把忠诚之士的实话“保”住“护”好

  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五十一条明确规定,“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融实话实说于对党的忠诚中,制度建设是根本。那些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假话连篇,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的行为,既违背党员义务,损害党的团结和统一,涣散党的组织,又透支党的信誉,损害党的形象,因此必须用规矩“规”住,用纪律将他们“套”牢;而那些对党忠心耿耿,容不得党内有半点藏污纳垢的忠诚之士,只有用制度把他们的实话“保”住“护”好,才能从根本上清除假话套话的“杂草”,厚植实话实说的“净土”。

  融实话实说于对党的忠诚中,领导干部是关键。敢于实话实说、提不同意见的人,只要不是别有用心,大都出于好心、公心、爱党之心,因此话说起来可能不好听,理评起来可能不中听,脸红起来可能不好看,忠言逆耳,这就要求我们领导干部一方面要率先垂范,自己说实话、办实事、做实人,敢于直言不讳、直抒己见、直言正谏;

  另一方面要求领导干部要以“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气量,做到虚怀若谷、豁达大度、从善如流,有容人之量,善于听真话、闻诤言,虚心听取不同意见,即使有时实话说得尖锐些,也要让人把话说完,耐心地把别人说的话听完,对那些说谎造假的,轻者严肃批评,重者追究责任,着力营造实话实说的氛围。

  毛泽东同志多次说过:“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不让人讲话,总有一天要唱霸王别姬。”这句话充满哲理,是专门针对各级领导干部说的。能不能营造出一种实话实说、生动活泼的政治生态和环境,党员领导是关键。

 

这一次姜遇足足耗掉了七日才堪堪恢复过来,他太惨了,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到处都是疤痕,有的地方甚至至今还裂开血口无法恢复,他的处境更不妙了。其忽而觉得自己似乎正在云端之上飘来荡去,逍遥自得,无拘无束,身心之中一片空明惬意,舒爽无比。

  【娱情观察】

  画家叶永青被指抄袭一事已经持续发酵了半个多月,直到昨天,作为当事人的叶永青才终于发表一份所谓的公开信。但读罢此信,却让人感觉到很不舒服,首先通篇没有对是否涉嫌抄袭给予一个明确的态度,甚至能从中隐隐看到些许矫情与傲慢,以及对此事件所采用的“迂回战术”DD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其本人在对西尔万的指责表现出“震惊”的同时,竟反过来埋怨西尔万没有见他,不领他千里迢迢赶赴布鲁塞尔的这份“诚意”,并责怪媒体和公众一直以来的质疑与批评。不但如此,还率先拿起了法律武器捍卫起自己。这可能也是大家始料未及的地方,但不得不说,这样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的行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其实是否被定性为抄袭,以及抄袭与挪用、借鉴等问题的界限,前段时间学界都已经讨论过了,也几乎一致地认为无论是从风格上,还是一些细节、元素上,尤其是带有标志性的一些符号,如叉、点、鸟、树、飞机、红十字架,以及使用的颜色等,叶永青的作品与西尔万的都十分相像,况且在叶的作品里也并没有出现所谓新的语境、新的语言表达范式,以及新的思想、观点、主张等,所以由此可以判定,叶的那些作品的确有抄袭嫌疑。但叶方自始至终都不予承认,甚至在前些天,他的代理画廊负责人李某还在微信里表达出了十分强硬的态度DD“绝不道歉!”笔者不禁要问,这难道就是在此封公开信里所提到的“小女和画廊的朋友发邮件联系西尔万”的结果?是谁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们如此“理直气壮”的底气?

  其实对于此事件,无论是西尔万本人的指责,还是媒体的曝光,以及公众随后的反应都没有错。既然叶永青在公开信中明确否认比利时画家西尔万的指控,感觉自己被冤枉了,那么就更应该尽快拿出充分的证据,无论在学术层面,还是在艺理、艺创等层面,都要予以积极澄清,也更应该向媒体、向公众及早说明真相,而不是“避开一切喧天的舆论和多方的争议解读”,采取“赶赴布鲁塞尔”,选择和西尔万直接联系、见面、交流,这种做法本身就存在问题,就不是真正解决事情的正确态度与合理方式,甚至毫不客气地讲,这无异于是对媒体监督、公众质疑,以及专家分析等的无视和公然挑衅。所以叶的行为一点也不像他自己讲得那样显得“更诚恳、更文明、更理性”,相反,倒让人觉得更虚伪、更阴暗、更有失理性,也难免会给人以“私了”“私下和解”等的猜测和怀疑。不过退一步讲,即便真的私下取得和解,抑或通过法律手段来处理,不管其最终结果如何,也都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的事情,其今后的艺术之路注定不会再被外界看好。

  另外,此次涉嫌抄袭事件,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抄袭事件。虽然在我国现当代艺术领域,抄袭行为时有发生,但没有哪一次有这么严重,也没有哪一次产生过这么大的反响,不仅时间跨度长(被指控抄袭30年之久),而且区域跨度大(从中国到比利时),其中的确涉及了跨国抄袭、国际影响,所以对此次事件,作为当事人,这一点是不能不考虑的问题,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波及中国文化输出的对外形象,以及名誉度是否受损等的问题。

  这绝非夸大其词、危言耸听。就目前而言,国际社会,至少是比利时等部分欧美国家,应该都在观看着中国对此事件的态度。那么,作为当事人,就更应该予以及时回应,而不是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方式选择沉默、故意拖延或通过其他不恰当的途径来解决。至于其所在单位四川美术学院,至今距3月7日发表调查声明也已经过去十多天了,想必对此事也该有个结果了吧?不能仅仅发表一个声明就万事大吉,将问题和责任搪塞过去,那“学校高度重视,正开展核查,一经查实、绝不姑息”的信誓旦旦岂不等于一句空话?

  此外,也希望当事人不要动辄就以所谓尊重法律、保障人权等的名义来偷换概念、混淆视听,更不能以此来试图威胁、吓唬那些对此事件提出质疑、批评的媒体和公众。在此次事件上,没有谁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都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所进行的讨论。况且作为所谓艺术界的公众人物,也理应允许公众这样做,这份胸襟和度量还是要有的,否则才真是不尊重法律和人权的体现。

  其实对此次事件,笔者认为还是应该回到根本上来,回到涉嫌抄袭这一行为本身,即作品到底有没有抄袭,究竟承不承认抄袭,这是个“有没有闯红灯”的问题,而不是“他闯了不对,我闯了就对”的问题,也根本不存在当事人所说的“误会”或者纠纷等环节,抄了就是抄了,没抄就是没抄。对于这一点,正如批评家栗宪庭所说:“抄袭是个道德问题,没有艺术上的问题可以谈。”以及批评家闻松和朱其所言:“纵观叶永青抄袭事件,主要谈论的不是艺术高下问题,而是抄袭的道德底线和行业操守问题。”“不但不道歉,还要反咬别人不见他,近乎无耻了!谈问题避重就轻,核心的剽窃问题却一字不提!”

  所以,创作上有没有抄袭,当事人承不承认,这才是公众目前最关心的一个问题。而当事人要公开给媒体、给公众,以及给西尔万本人交代清楚的,首先也正是这样一个问题。至于从中是否牟取暴利,以及走不走法律程序、法律最后如何裁决等事宜,则是后续的事情,当事人现在要做的,就是对涉嫌抄袭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做出合理的交代与解释,而不是想方设法去回避,否则无论是媒体、公众,还是西尔万本人,都很难以接受。

  □王进玉(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无名脚下猛然一踏,化成一道金光直接迎了上去。接着其又肆无忌惮地尽情发泄了小半炷香左右的时间,这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地,向着远处一家灯火辉煌的酒楼走去。“娘,这丫头,就是命苦,这都是为了什么啊?”远处,傍晚的夜色下,暴雨之中依稀可以看见数道人影。

本文链接:http://churanatsu.com/2019-03-07/87029.html | 编辑:海哥